• 省市县妇联看望安徽长丰被虐打女孩,已安排女孩由亲属监护
  •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20-09-04 11:25  [打印] [ ]
  • 92晚,网传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吴山镇高岗村一名女孩疑被亲生母亲长期用手段极其恶劣残忍的暴力虐待伤害



    93上午,安徽省妇联副主席王希锦、合肥市妇联主席宣丽玲和县妇联主席张红,赶赴吴山镇,看望孩子,与镇、村干部和吴山中心校校长、老师座谈,商讨今后如何做好小燕的抚养和心理疏导等工作。



    据悉,2日晚间得知情况后,省、市妇联高度重视,指导督促长丰县妇联会同县公安局、吴山镇人民政府积极做好相关工作。



    对于虐打孩子的违法行为,要坚决依法给予惩处。同时,我们要多方联动,千方百计做好孩子的抚育和心理疏导工作,确保孩子在遭受家庭的不幸后,通过政府和社会的关爱愈合心灵的创伤,走好将来的人生路王希锦同时指出,镇村要以此为戒,做好特殊家庭、特殊人群的排查、关爱工作,防范于未然,预防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合肥市妇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关注此事的依法处理结果及后续发展。我们将会同相关部门关注其家庭,进一步了解其母亲伤害孩子的原因,动员各级妇联和做好劝诫、疏导和关爱等相关工作。我们会密切关注该女孩的生存状况,与当地政府、妇联、社区等进行高密度走访,要求新监护人切实履行监护责任,要求学校格外关爱女童,避免遭受其他孩子的歧视,确保孩子身心安全,构建起多方位、多角度关心关爱孩子氛围,保护孩子健康成长!



    93上午,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赶赴吴山镇,见到了网传被虐打的10岁女孩小燕(化名),她的母亲郑某和父亲周某某,镇、村干部和小燕所在学校班主任、校长,了解该事件及最新进展。



    据吴山镇党委书记杜和洲介绍,2日晚,在镇、村干部的陪同下,小燕已经被送到安医附院进行检查治疗。看到孩子大热天还一直穿着厚厚的牛仔裤和毛衣,镇妇联主席胡宗芳为孩子买了一身合体的夏装,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孩子身上多是皮外伤,目前情绪稳定,已经带离她的亲生父母,交给奶奶代为照顾,镇村两级随时会为她们解决困难和问题,杜和洲说。



    在高岗村村委会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和奶奶在一起的小燕:皮肤黝黑、比同龄人瘦小很多,习惯性地低着头,看人的时候一双眼睛流露着胆怯和紧张。就因为拿了妹妹几颗糖,妈妈看到我嘴在动,就生气了,小燕小声告诉记者。在小燕的后背、臀部,记者看到,被绳子抽打的旧伤和被烫火钳夹的、仍往外渗血的新伤叠加,触目惊心。拉开衣袖,左大臂上一寸多长、宽约一指的伤口刚刚愈合,去年冬天,妈妈用菜刀拉(割)的,爸爸妈妈怕被人看到,没去医院,爸爸用布帮我包包,自己长好的。小燕说,从去年起,母亲心情不好时就会打他,有时用棍,有时用跳绳(抽),有时用烧热的火钳子夹,没有什么原因。我喜欢上学,不喜欢在家里,小燕低着头小声说。



    在吴山镇派出所,记者见到了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的小燕的父母——29岁的母亲郑某和38岁的父亲周某某,两人身材瘦小,都是高岗村人,11年前经人介绍结婚,现在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最小的儿子出生刚两个月。婚后,一直在合肥做瓦工的周某某回到村里。对于殴打女儿的事实,郑某并不否认。



    结婚前没了解,没想到她脾气这么坏,结婚后一点小事就对我拳打脚踢,以前经常被她打得头破血流。她过去什么活都不干,就在家带带孩子,去年还在附近的镇上饭店里打了一段时间工,每天上半天班,一个月也挣不了2000块钱,生了小儿子后,也就不去了。结婚后,她也不让我出去打工,一家生活全靠我在家做45亩田和撒网抓点虾,个头不高的周某某告诉记者,她打孩子的时候,我劝也劝不了,如果拦着,她连我都打



    据高岗村书记郑宏新介绍,郑某在村里风评很差,啥也不干,爱花钱,还经常偷偷摸摸,前几年村里人经常看到她丈夫脸上都是被抓伤的疤痕。今年6月,小燕第一次在学校被发现脸上的伤痕,学校班主任、校长,派出所和镇妇联、村干部都一起上门,对郑某进行批评教育,她当时答应得很好,承诺以后不会再打。这两个月,怕她再犯,我往她家跑了20趟都不止,还委托旁边的邻居帮忙照看着,没想到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郑宏新气愤地说。



    31岁的姜鹏云是小燕的班主任。说起小燕,这位两岁孩子的妈妈忍不住流泪:小燕平时比较内向、话少,但各方面表现都不错,很乖,在班里也有不少玩得好的朋友。她曾跟我说过,比起家里,她更喜欢学校。她也不愿意说在家里被打的事,昨天下午,有同学和小燕一起上厕所时发现后,告诉我的。我当时看到孩子臀部的伤口,胡乱用破布包裹着,渗出的血已经让伤口和裤子粘在一起,太难受了。姜鹏云立刻带着孩子去附近的诊所,同时向学校报告,吴山中心小学校长胡峰意识的问题的严重性,马上汇报到镇中心校并决定报警,吴山镇派出所接警后,立刻介入调查。



    据姜鹏云介绍,从一年级开始,学校会定期召开家长会,母亲郑某会来参加,老师也会定期家访。但常常是,老师打电话给小燕父母沟通情况时,电话没人接。每天中午,家长会来给孩子送午饭,小燕的饭菜在学生中属于中下水平,姜鹏云心疼小燕,会分一些自己的饭菜给她。618日,也是姜鹏云发现小燕嘴角和眼部有淤青,上报学校并报警。



    此次事件发生后,学校担心小燕出现心理问题,第一时间安排心理辅导老师对小燕进行了心理疏导。今天上午,我们已经安排班主任和心理辅导老师再次进行家访,同时也与小燕班里的孩子们沟通,让同学们以友善的态度迎接即将回到学校的小燕



    下午4点,记者来到小燕家。前后两进的砖瓦房子,空荡荡的家里散乱放着一些农具,桌子板凳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桌上、床上随处乱堆着衣服、被絮和各种杂物。



    卧室墙上的醒目位置,还贴着小燕在幼儿园时被评为好孩子的奖状,天长日久,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

     

相关内容


广告业务电话:0551-63509765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205128  皖ICP备案:11003269-2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1-635097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0002000083号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hfb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