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通勤
  • 作者:张志刚 来源:宣讲家网 发布时间:2018-05-29 11:19  [打印] [ ]
  •     通勤,是指通过火车、汽车、自行车等交通工具,往返于家庭与单位间的一种上下班行为。现在,跑通勤多用于铁路系统的职工上下班,其他行业已经很少使用了。

        早年的通勤大多是指市区居住,郊区工作,或者是郊区居住,市区上班。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铁路迅猛发展,高铁串起了一座座中心城市,相邻城市间“同城效应”凸显,缩短了空间距离,影响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择业观念,如今,城市间通勤,甚至跨省通勤也成为了一种新常态。

        学校毕业那年,我分配在杭州工作,由于我是家中长子,更牵挂家里,每到周末,就加入铁路职工“通勤大军”,回义乌农村帮助父母亲干农活。跑通勤是一道风景,队伍中既有50多岁的老师傅,也有年轻小伙子。老师傅中,不少是从部队转业后进铁路工作的,家属多是农村户口,没法进城,跑了大半辈子通勤,最大的念想就是自己能早点退休,好安排农村的儿女顶工进铁路工作。可见当时能成为一名铁路职工是多么值得荣耀的事情。小伙子们有的刚成家,着急盼着周末回到温馨小家。“通勤大军”的心态和表情也是丰富多彩的。

        那时候,从省城杭州回义乌老家,先要坐3个多小时的火车。火车分棚车和绿皮车两种,站站停,目前尚在西安、沈阳等地山区开行的公益性“慢火车”,常让我回想起当年的通勤景象。下火车后再转坐车站广场的柴油三轮车,三轮车后面有两排板凳,人凑齐了就开,先到先坐,来晚了或站着,或蹲着,小小空间最多时可挤20多人。柴油机发动时声音巨响,冒着浓烟,乘客们就会随手把搭在肩上的毛巾捂住嘴,三轮车开一段后再放开,咳几声,骂几句,谈笑间,到了镇里,再步行5公里回家,已经是灯火通明、夜色阑珊了。

        沪昆高铁时速300公里,杭州到义乌只要32分钟。回想起当年曲折漫长的通勤之路,我甚是感慨。在站台、车厢里见多了人间百态和苦辣酸甜,看到那些随地坐卧的疲惫民工,看到车厢里闪烁着乡愁的迷茫眼神,我心里倍感同情,同为天涯奔波人,也体会到了作为铁路人的踏实感。

        2005年,全国铁路生产力布局调整,我到了杭州城郊的车辆段上班。在往返市郊的通勤车上,经常能碰到进城卖菜的菜农,顺便把当天晚餐需要的蔬菜买了,运气好时还能买到土鸡蛋,甚至本鸡本鸭、野生泥鳅等。期间跑了两年,这也是我通勤生涯中距离和时间最短的一段。

        第三次是沪杭通勤。杭州距离上海200多公里,沪杭高铁最快只要45分钟。但我跑通勤那会儿还没有高铁动车组,在全国铁路第五次大提速中,沪杭线最高时速160公里的双层普速客车,也要近2个小时。一般每周通勤一次,夏天起个早,摸个黑,勉强能够当天往返。

        如今,我又踏上了京沪通勤之路。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经过几次运行图调整,目前“复兴号”高铁按时速350公里开行,北京至上海的最快运行时间缩短至4小时18分钟。早6时至晚22时均有列车开行,并有“陆地航班”“流动宾馆”之称的夕发朝至动车组卧铺可供选择。千里之外也能通勤,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

        每到周末,京沪高铁车票“一票难求”。中国高铁迅猛发展,拉动了经济,方便了出行,“双城生活”不再是电影故事,周末夫妻也成为一种常态。望着车厢里面满满的旅客,我常想,这里面有多少是与我一样的通勤人呢?

        前几天,我与爱人商量举家北迁结束通勤生活,旁边的女儿插话说:“爸爸,常听你说中国高铁已经走出国门,成为了国家的一张闪亮名片,等我们到了北京,你不会跟着高铁‘走出去’吧?”。妻子插言道:“你爸爸跑通勤有瘾,真到那时候啊他还不更来劲啦!”是啊,随着中印尼雅万高铁等铁路合作项目顺利推进,中欧班列已连接欧洲12个国家34个城市,越来越多的中国铁路人走出了国门,这也是一种随着新时代诞生的“跨国通勤”吧。

相关内容

关于有巢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电话:0551-63509508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皖备201101号  皖ICP备案:11003269-2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1-6350950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皖公网安备 34010002000083号  法律支持: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hfb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