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天明:为历史创作,为人民创作
  • 发布时间:2018-07-31 10:35 查看数: [打印] [ ]
  •  

    两次上山下乡,一部话剧让他从农场进入原广电部大院改变命运,创作出《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高纬度战栗》等一系列优秀作品……这么多传奇的经历都发生在一个人身上,他就是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著名作家、编剧陆天明先生。729日上午,陆天明现身合肥大剧院,参加第六十期大湖之约——艺术名家大讲堂,并为合肥的观众们带来了一场名为《在阅读中寻找自己的生存指标》的精彩演讲。

    响应号召:上山下乡结缘安徽

    陆天明生在昆明,长在上海,上世纪50年代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有志青年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和贫下中农和工人一起改变祖国一穷二白的面貌。当年只有14岁的陆天明响应号召来到安徽省太平县三口乡(今黄山区三口镇)插队。我当时在读高一,由于年龄不够,我虚增了户口本上的年龄,才报上名,我是全上海年龄最小的一个,到安徽来插队的事情,当时还上过报纸。我们当时从上海来都注销了户口,打算扎根安徽当农民。陆天明在安徽插队当过农民,做过小学教师。插队没多久,赶上三年自然灾害,那时安徽是重灾区,粮食短缺。我那时在山口乡中心小学当老师,一天只喝两碗粥,每个老师早上喝一碗粥,上完七节课,把学生放走,再喝一碗粥,饿着人都走不动。正处在长身体的年纪,由于营养跟不上,陆天明身体很快就垮了,回到了上海养病。三年以后病好了,陆天明又主动报名支边,再一次注销了上海户口,这次去了新疆建设兵团,一个乌鲁木齐以西240公里的农场,陆天明在新疆一待就是十二年。

     

    坚持阅读:改变命运

    到了更遥远、条件更艰苦的新疆,陆天明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度过了最难忘的青春年华。在农场,陆天明除了劳动,就是看书,每天坚持阅读成为他的生活习惯。很多老知青战友说我给他们留下最深的印象就是我一有时间就看书。我那时是青年班班长,同宿舍都是上海知青,每天早上我都要叫他们起床。在他们起床前,我都会点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看上两小时书,每天鼻孔都被煤烟熏得发黑。

    1972年,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党组织号召广大工农兵业余作者写作,陆天明再次响应号召,写了他第一部话剧剧本《扬帆万里》,正是这部描写上海知青生活的话剧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扬帆万里》感动了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打动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话剧团。凭借《扬帆万里》崭露头脚的陆天明,随后便被调到了北京,进入原广电部大院,成为中央广播文工团电视剧团编导组的一员。

    当年在艰苦的农村、遥远的农场,一步一步从海底浮到海面,我为什么能走到这一步,就是因为读书。我没上过中文系,没学过戏文,怎么写话剧。那时候我手里只有胡可写的《槐树庄》,陈耘、徐景贤的剧本《年青的一代》和半本《易普生话剧选》,我翻来覆去看这两本半话剧剧本,学写话剧,最终写成了《扬帆万里》。在陆天明看来,学习有很多方面,读书最为重要。当我们走出校园,走出家门,我们都会沉到社会的底层,然后从底层怎么一步步成为真正有灵魂的人、真正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中间一定要不断的学习、读书。

     

    不忘初心:为历史创作,为人民创作

    一直以来,陆天明致力于现实主义作品的创作,许多作品都被拍成了热播电视剧。陆天明在创作中始终以人民的需要为宗旨,紧跟时代步伐,用文学的形式为人民代言。他认为,文学属于人民,好的现实主义作品唯一的标准就是对得起历史和人民。作品创作要有为老百姓说话的基本点,这和党的文艺方向是一致的。为人民写作,就是要抓住人民心中之痛,替人民说话,为人民办事。陆天明谈到近期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为什么《我不是药神》会引起轰动?就是因为它扎中了人民心中之痛,表达出了人民想说的话。

    去年陆天明长篇小说《幸存者》出版,该小说是其中国三部曲·骄阳的第一部。过了70岁还在写长篇小说,在中国也是屈指可数。现在我就是一个想法,在我有生之年,把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国人、对中国社会,对中国的未来想说的话说出来、留下来,这是我坚持写中国三部曲的动机。陆天明深情地说:陈忠实说过,《白鹿原》是放在他棺材里的枕头书,那么中国三部曲就是我的枕头书。我要完成我最后的心愿,坚持我的文学初衷:为历史创作,为人民创作。(赵炜/文  李中蒙/图 )

相关内容
关于有巢 | 广告服务 | 法律支持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www.myyoco.com 2013 ALL Right Reserved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皖备201101号
皖ICP备案:11003269-2
联系电话:0551-63509030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hfbtv.com